1998年,美國一家4口乘遊輪度假,女兒在父親眼皮底下離奇失蹤

省街 106 0

(文章有點長,視頻同步更新,大家可以去主頁觀看)

是一家4口,在加勒比海的遊輪上度假。一天,奇怪的事情不斷髮生,23歲的女兒在父親的眼皮底下神祕失蹤,一家人瘋狂尋找失蹤的女兒,能找到嗎?發生了什麼?本期爲大家帶來《遊輪神祕失蹤》。

一家4口

艾米,布拉德利,1974年出生於美國弗吉尼亞州的彼得堡,有一個父親羅恩,一個母親伊娃,還有一個弟弟布拉德。艾米是一個自信又有愛心的人。她和一對殘疾夫婦成了好朋友,當她看到一個越戰老兵獨自喫飯時,她會邀請他和家人一起喫飯,周圍的人一直都被她感動。艾米很擅長體育運動,她是5個運動項目的校隊,尤其是籃球。她有資格獲得籃球獎學金進入大學。畢業後,她計劃攻讀碩士學位。她有一個穩定的男朋友。他們兩個一起爲未來做了很多美好的計劃,但是一個突然的變化打亂了這一切美好的事情。

艾米

郵輪噩夢

因爲父親羅恩的出色工作,他贏得了兩人7天的加勒比海郵輪之旅,公司支付了兩人的所有費用。羅恩父親想把這次旅行變成4個人的家庭旅行,爲他的哥哥布拉德和妹妹艾米支付了2000美元。最初,艾米對郵輪感到擔心。雖然她在學校是救生員,但無邊的海洋仍然讓她感到恐懼,但最終還是接受了旅行的邀請。這次郵輪從波多黎各的聖胡安出發,前往庫拉索島,然後回到起點。1998年3月21日,一家4口分別飛往聖胡安。在機場見面後,他們來到港口附近。他們登上了一艘名爲海洋狂想曲的遊輪,這艘遊輪長279米,寬32米,可容納包括船員在內的2435多名乘客。第一天晚上,一家人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喝了葡萄酒,在船上玩得很開心。

路線圖

323日早上,遊輪停靠在阿魯巴,一家人下船,晚上回到遊輪上。在等待晚餐的時候,船上的攝影師克里斯爲他們一家人拍了很多照片。其中,這張照片實際上是一家人的最後一張照片。晚飯後,艾米和哥哥布拉德回房間換了衣服,打算一會兒去賭場。羅恩爸爸留下來和公司的同事聊天。伊娃媽媽去看了飯前拍的照片,但除了這張全家福,所有和艾米的照片都不見了。伊娃問攝影師,攝影師回答說:拍的照片會在同一個地方展示,他不知道爲什麼艾米的其他照片不見了,因爲所有拍的照片,任何人都可以看到併購買。伊娃媽媽沒有再問。

一家人的最後一張照片

神祕失蹤

一家人在甲板上喝酒跳舞后,一個叫“藍色蘭花”的樂隊和一個舞蹈隊在船上表演。布拉德兄弟和一個女人跳舞。他被女人的丈夫斥責了。他不光彩地回到父母身邊說:樂隊和舞蹈隊,還有攝影師,是船公司僱傭的。他們在阿魯巴的船上,爲郵輪公司製作推廣視頻。攝影師克里斯會整晚記錄客人的各種鏡頭,包括樂隊和舞蹈表演。整個晚上,艾米都在和樂隊和舞蹈隊的成員聊天。時間是凌晨1點左右。父母羅恩和伊娃告訴了上午Y和弟弟Brad說他們累了,就先回房間休息了。凌晨1點半左右,父母回到船上的家庭套房。Amy和弟弟Brad打算繼續狂歡,他們來到船上的舞蹈俱樂部。

凌晨2點45分,父親Ron醒來,發現Amy和Brad都沒有回來。他有點擔心,去舞蹈俱樂部找他們。他發現Brad正在一樓和年輕女性跳舞。艾米在二樓和舞蹈俱樂部的成員聊天,於是放心地回去睡覺。這家人住在一個家庭套房裏,有3個房間和一個陽臺。門是電子權限改造系統,但只記錄進門,不出去。

房間地圖

記錄顯示,大約在凌晨3點35分,布拉德回到房間,艾米5分鐘後回到房間。他們在陽臺上抽菸聊天。沒過多久,布拉德覺得困了,先回房間睡覺。艾米說他有點暈船,想呆在陽臺上透透氣。早上5點半,父親羅恩又醒過來了。透過陽臺玻璃,他可以看到艾米躺在陽臺躺椅上的雙腿,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此時,船已經停靠在庫拉索島,時間來到了6點。羅恩又醒過來了,他看了看陽臺,艾米已經不在了。當他來到陽臺時,他發現艾米的煙和打火機都不見了。艾米的房間裏有她昨晚穿的襯衫和褲子。顯然她已經換了衣服,但是艾米旅行的所有鞋子都在那裏,這意味着艾米赤腳出門,沒有鞋子。獨自外出,不留下紙條或其他信息,並不像艾米的習慣。父親羅恩變得憂心忡忡,出去搜索艾米昨晚去過的所有地方和公共場所,沒有發現艾米的蹤跡。

艾米

反應遲鈍

早上7點,父親羅恩匆匆回到房間,叫醒母親伊娃和哥哥布拉德,告訴他們艾米失蹤了。立即趕到航運辦公室報告艾米失蹤,要求廣播宣佈艾米失蹤,並搜查了船上的每個房間。但工作人員拒絕了他們的請求,說:太早了,使用廣播會打擾正在度假的客人。早上7點50分,經過多次請求,工作人員剛剛同意使用無線電廣播:要求艾米返回航運辦公室的請求不是關於艾米失蹤的廣播。廣播沒有得到任何人的迴應。

此時,船員們準備放下跳板,讓乘客下船玩。羅文一家要求推遲放下跳板,並進行適當的搜索。船上的登船系統只會記錄進入信息,而不是退出信息。如果艾米被綁架,綁匪可能已經藉機將她帶離了船。顯然,遊輪的管理層對艾米的失蹤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他們認爲艾米是成年人,可能只是自己去某個地方,所以拒絕了他們的請求。家人只能在船的出入口等待,希望看到艾米路過。中午12點15-13點,在羅恩家人的一再要求下,船長要求安保人員搜查船員區和公共區,但乘客區沒有搜查,一無所獲。

案件時間線

搜索船舶的整個區域對案件非常有幫助。至少可以確認Amy是否還在船上,但機長認爲搜查乘客艙會引起乘客不安,影響乘客的利益船公司,因此他拒絕搜索乘客區。之後,母親伊娃請求用在船上散發艾米照片的方法尋找失蹤的艾米,但船長以引起乘客恐慌爲由拒絕了散發照片的請求。船長對羅恩一家說:艾米不在船上,也許他正在庫拉索島的某個地方玩耍。他建議羅恩一家去庫拉索島尋找艾米,並警告說,船將在18:30離開,前往聖馬丁島,不會等任何人。

17: 30,羅恩一家決定下船,留在庫拉索島尋找艾米。18點30分,船離開庫拉索島,駛向聖馬丁島。此時,羅恩公司的老闆邁克也加入了搜索隊伍。3月25日早上6點,艾米已經失蹤24小時,他們在島上得到了幫助:島上海岸警衛隊出動了三架直升機、一架雷達飛機對附近水域進行搜索,還有附近的皇家海軍船隻和一些漁船。3月25日晚些時候,羅文一家乘坐老闆邁克租賃的私人飛機飛往遊輪的下一個目的地:聖馬丁島。並求助於fBI聯邦調查局。3月26日,早上7點半,由於船的註冊地和案發地不在美國,聯邦調查局沒有管轄權。在與船長艱難溝通後,聯邦調查局只獲得兩名便衣調查員上船調查。

嫌疑人調查

阿利斯特,道格拉斯

阿利斯特,道格拉斯,樂隊暱稱“黃”的成員,是最有嫌疑的。失蹤當晚,黃和艾米有很多聯繫。羅恩神父在報道中說:當晚早些時候,他試圖和艾米跳舞,離她的身體越來越近,艾米幾次試圖擺脫他。攝影師克里斯那天晚上碰巧在舞池裏,並記錄了當時的一些鏡頭。在第一個視頻中,艾米和黃在對方面前跳舞,在第二個視頻中,艾米在電梯旁跳舞,在第三和第四個視頻中,艾米和黃在一起跳舞,他們非常親密。當聯邦調查局詢問時,黃說他和艾米跳舞直到凌晨1點左右,艾米冷落了他,之後他離開了舞廳。兩名大學生告訴調查人員:他們看到艾米和黃一起去舞廳。黃在凌晨獨自離開,但15分鐘後又回去給艾米喝了一杯黑飲料。另一名樂隊成員透露:艾米告訴他:黃總是取笑她,說他是個混蛋。

攝影師拍攝的視頻中:“黃”和艾米在跳舞

最奇怪的是:失蹤早上9點左右,黃走到弟弟布拉德面前說:爲艾米的遭遇道歉,但布拉德覺得很奇怪,因爲此時除了他們的家人和一些遊輪經理,沒有人知道艾米失蹤的事情,廣播內容只是告訴艾米回航運辦公室,而不是艾米失蹤的事情,黃的路道歉很奇怪。看來我更早知道艾米失蹤的事情。調查人員對黃某進行了測謊,結果顯示他沒有說謊,也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黃某與艾米的失蹤有關。

船上的服務員

自從艾米上船後,艾米一直是船上服務員關注的對象,有幾個服務員試圖聯繫艾米,這讓艾米非常反感。失蹤當晚,船上的一名女服務員找到了她的母親伊娃,問:艾米在哪裏?伊娃問服務員:你爲什麼想知道艾米在哪裏?服務員回答:一些船員想請她去酒吧土地。羅恩和伊娃對此感到驚訝,於是他們處理了服務員的離開。母親將服務員的信息轉發給艾米,艾米看着母親說:他們很奇怪,我不會和他們去任何地方。並且在晚餐前,拍攝了艾米的照片,除了一家4口的照片中的一張,其他的都沒有看到。各種奇怪的現象表明有一雙好脾氣的眼睛一直盯着艾米。但是暱稱爲黃的樂隊成員和船上的服務員都找不到可信的證據將任何人與艾米的失蹤聯繫起來。

艾米投海自殺?

調查人員在羅恩家的家庭套房裏進行了搜查,找到了艾米的身份證,推斷出艾米並不打算離開太久,除此之外一無所獲。船運公司發言人出面說:聯邦調查局在房間陽臺的桌子上發現了腳印,還有人坐在欄杆上的痕跡,暗示艾米是自己跳海自殺的。聯邦調查局迴應:調查人員絕不會向船運公司透露這些細節,直接駁斥信息。對於自殺的結論,羅恩一家也不服,因爲艾米畢業後工作機會不錯,打算攻讀碩士學位,和男友感情穩定,案件沒有實質性進展,3月27日,船返回始發地聖胡安,3月28日,羅恩一家只能帶着悲痛回到弗吉尼亞州的家中,3月29日,海岸警衛隊的搜救結束,沒有發現艾米的蹤跡,但家人並沒有放棄。回家後,家人在網上發佈信息:懇求綁匪放了艾米,說他們不會追究任何人的責任,並承諾對提供線索的人給予豐厚的報酬,並留下聯繫方式。

艾米和弟弟

家人沒有放棄

1998年4月底,艾米失蹤一個月後,羅恩一家再次回到庫拉索島尋找艾米的下落。當地一名出租車司機告訴他們,失蹤當天,一個和艾米長得很像的男人走到汽車前,驚慌失措地問他哪裏有電話。司機指了指旁邊的公用電話,就走了。一家人在公用電話上找了幾天沒有任何消息,又沮喪地回到了家,但他們相信艾米還活着。

1998年8月,艾米失蹤四個月後,一條重要的線索浮出水面。一個名叫大衛·卡米爾的加拿大遊客在庫拉索島的海灘上看到一個長得很像艾米的女人和2個兇猛的男人在一起。當這個女人聽到大衛說英語時,她迅速靠近這個遊客,但其中一個陪同的男人瞪了這個女人一眼,走進了一家咖啡館。大衛看到那個女人和兩人一起坐在咖啡廳裏,偶爾抱着大衛的眼睛,喝了幾杯後,他們三人離開了咖啡廳。大衛當時並不知道艾米的案子。回到加拿大後,他在電視上看到關於艾米的報道,認出了艾米的外貌和紋身,確信他看到的人是艾米,於是他和羅恩一家取得了聯繫。他還多次飛往弗吉尼亞州,與羅恩一家會面,確認艾米外貌的細節。不幸的是,當調查人員返回庫拉索島時,他們未能再次找到那個女人。

11

遊客大衛。退役海軍軍官卡邁克爾

99在報道中說:他當時在庫拉索島的一家妓院裏,看到一個長得很像艾米的女人向他走來,那個女人說她叫艾米,希望得到他的幫助,但軍官只告訴那個女人:如果她需要幫助,附近有一艘海軍艦艇可以幫助她,那個女人說s他不能離開房子,但軍官說他無法提供幫助就離開了,也沒有報告。原因是他當時正在服役,軍艦私下是非法的。直到2001年1月,軍官才提出此事,當調查人員返回時,妓院已經被大火燒燬,羅恩一家對調查的進展感到失望,覺得他們做得不夠,所以他們開始在網上籌集資金並僱人調查此案。

飄渺的“希望”

同樣在99年末,羅恩一家收到了一封來自一個名叫弗蘭克,瓊斯的人的電子郵件,他自稱是一名退役的海軍陸戰隊員。他告訴羅恩一家,庫拉索島有一個名叫朱迪思的女廚師,她通過紋身認出了艾米,甚至聽到艾米唱了她母親伊娃小時候教她的搖籃曲。弗蘭克說:朱迪思告訴他,艾米被關押在一個滿是被販賣婦女的院子裏,外面是一羣哥倫比亞人販子的警衛部隊。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裏,弗蘭克不斷向羅恩的家人報告艾米的消息,聲稱需要更多的人來營救艾米,羅文夫婦經常給弗蘭克寄錢資助他成立一個偵察隊。這對夫婦還聯繫了當地的聯邦調查局,得到的答覆是:在沒有任何確鑿的證據之前,聯邦調查局或當地警方沒有任何

Franca, Jones(左)

的方法可以幫助他們,任何一個女人的報告都不足以獲得搜查令。家人又失望了。

這時,弗蘭克突然告訴羅恩一家:在一次追蹤人販子汽車的行動中,他被對方發現了,在雙方情緒交火後,偵察隊逃脫了。此時,人販子已經被驚動了。如果人販子覺得自己有危險,可以轉移拘留地點,他將永遠沒有機會找回艾米。同時,他提出,他可以作爲負責人,組建一支僱傭軍營救艾米,但需要幾十萬美元來支持營救行動。羅恩一家已經把最後的希望寄託在弗蘭克的行動上,但他們需要一張照片來證明艾米還活着。弗蘭克將照片提供給羅恩一家後,照片中的女子身材、外貌和紋身都與艾米相似,她的身後跟着一個人販子。母親伊娃回憶說:當她看到這張照片時,她確信艾米很快就會好起來。羅恩把錢寄給弗蘭克,並按照弗蘭克的指示飛往佛羅里達州。等待弗蘭克的消息後,他立即飛往庫拉索島接艾米。

蒂姆

在艱難地等待了一週後,羅恩一家收到了一名自稱蒂姆的偵察兵狙擊手。他告訴羅恩一家,他是弗蘭克僱來監視人販子的院子的。弗蘭克告訴他艾米被鎖在院子裏,但經過幾天的監控,蒂姆確認艾米不在那裏。之後,他無意中聽到弗蘭克和羅恩的談話,最終意識到弗蘭克欺騙了羅恩一家。這都是弗蘭克爲了騙取錢而編造的故事。艾米的照片是弗蘭克在街上隨便找一個人模仿艾蜜的外貌特徵假裝的,照片中守護她的人販子也是弗蘭克找人假裝的,弗蘭克將蒂姆描述爲一名退役的特種部隊軍官,但實際上蒂姆只是一名普通的平民,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局,將艾米的創作描述爲好萊塢電影般的救援行動是爲了騙取更多的錢,這個騙局,弗蘭克總共騙取了21萬美元,其中18.6萬美元是由國家失蹤兒童組織提供的,2.4萬美元是羅恩一家給的。弗蘭克利用羅恩一家急於找到艾米的機會,實施欺詐是一個可恥的罪行,最終在2002年4月承認郵件欺詐指控的弗蘭克被判處五年監禁。

2005年,一個名叫朱迪的女人聲稱在一家日用品的浴室裏看到一個長得很像艾米的女人。調查人員根據朱迪的描述畫了幾張人物草圖。在三名男子的陪同下,她走進浴室,其中一名男子威脅她要進行某種交易。在外出的那一刻,朱迪和那個女人進行了簡短的交流。那個女人說她叫艾米,來自弗吉尼亞州。但是粗略的草圖對案件的幫助非常有限。同樣在2005年,羅文夫婦收到一封電子郵件,其中包含兩張看起來像艾米的女性照片,這是加勒比地區一家成人網站的宣傳照片。分析人士稱,這名女性可能是艾米,但調查人員無法找到這張照片中的女性。斷斷續續的線索未能給案件帶來實質性進展。

令人遺憾的是,在艾米失蹤12年後的2010年3月24日,當局合法宣佈艾米死亡。但艾米的家人仍然希望,提供線索甚至營救艾米的知情人將繼續提供價值25萬美元的懸賞。如果艾米還活着,她現在已經48歲了。調查人員根據艾米的年齡繪製了她。現在的樣子,我希望有人看到艾米,能把它帶回來。

標籤:

留言評論

  •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趕緊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