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專家發現問題:中國只買需要的東西

省街 106 0

在過去幾年中,雖然中美之間發生了曠日持久的貿易戰,並先後受到2019年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的打擊,但目前中美港口之間繁忙的運輸現象與美國政府奉行的一系列反華措施背道而馳。

自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宣佈單方面對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徵收關稅以來,中美貿易額僅在2020年2月達到190億美元的歷史低點。

截至今天,中美商業貿易逆差再創新高。今年,中國從美國採購了數百萬噸農產品,美國零售商加緊囤積大量中國商品。看來,中美貿易總額的不斷增加,使得特朗普時代的中美貿易協定簽署成爲一紙空文。

中美貿易協定變成廢紙?有政策有對策

由於中美貿易的繁榮,中國到美國的集裝箱運價大幅上漲,雙方都出現了嚴重的港口積壓。此外,美國也存在卡車運力不足的問題,到達港口的貨物無法及時交付給零售商

事實上,雖然中美貿易協定相互加徵了一些關稅,但由於疫情原因,中國商品在被美國政府加徵這些關稅後,在價格、質量和數量上仍領先於國際市場上其他同類競爭商品。

國際商業貿易遵循一般規律,這套規律受政策影響不大,因爲即使白宮制定各種詳細的反華政策,中國商品的價格與其他國際商品相差不大,但美國的經銷商不同,他們需要考慮到更換供應渠道的額外成本和更換渠道後商品供應的風險穩定性,

因此更多的美國經銷商選擇薄利多銷。在小幅提高商品單價的情況下,商品的利潤空間降低,美國政府徵收的這部分附加稅分配給商家和消費者。中美貿易目前如此火熱的原因是美國政府以新疆問題爲由制裁了相當多的中國公司。

一些美國經銷商擔心白宮制裁的範圍會繼續擴大。爲了保證他們下半年的商品供求,他們選擇了在這個時候從中國進口商品,以便大量囤貨,所以這就是我們早前在美國港口看到的忙碌景象。

美國政府近年來的所謂貿易保護並沒有實現所謂的中美經濟全面脫鉤。相反,它還使美國經銷商和消費者逐漸習慣了這種高稅收,並開始產生一些獨特的應對方式。

這些人甚至根據每個階段白宮對華態度的變化,將受影響的中美商品貿易視爲國際期貨貿易,這也使得中國商品在美國經銷商眼中更有需求,囤貨的出現並不少見

與從美國大規模進口不同,中國只從美國購買最需要的

。據中國進口商的消息,最近,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各種農產品正在港口堆積。,但除農產品外,來自美國的精密零件和材料等其他工業商品比以前減少了。

對此,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布恩說:“中國只購買中國需要的東西。如果中國購買更多的某些美國產品,他們肯定只是爲了自己的利益。”

事實上,中國不選擇從美國購買某些工業類別的產品是有原因的。中國正在擺脫對美國進口的依賴,加快從G2向內外雙循環的過渡。一旦過渡完成,未來不僅會影響中國從美國進口多少,而且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也會逐漸改變兩國的政策。

美國從2018年開始就想與中國經濟脫鉤,但中國從2013年開始就提前一步改變了它。不得不說,這個決定在當時極具前瞻性。中國領導人早就看透了美國流氓的本質,所以從一開始就下定決心,要把對外貿易的方向從中美雙循環轉變爲從中國輸送到世界的多元化貿易。

55

既然美國不賣自己需要的東西,我們以後也不會想要美國的任何東西。

白宮對華經濟政策從貿易戰轉變爲技術戰,轉變爲從高科技產業源頭遏制中國。美國禁止向中國出口許多產品,包括高性能集成電路和芯片。美國試圖出售的波音737MAX客機,因爲遲遲無法通過安全認證,無法恢復進口。

在這場中美科技戰的背景下,美國也給中國產業製造了一些實實在在的麻煩。看起來,美國已經實現了中美經濟的“部分脫鉤”,但美國貿易代表戴奇似乎不這麼認爲。

美國出口產業的優勢正受到國內政策的嚴重限制。曾經中國需要生產2億襯衫來換取一架波音飛機。至少在當時,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是相對平衡的。

但現在,中國可以在受制裁的芯片和集成電路中選擇技術相對陳舊的國產產品作爲臨時替代者。另一方面,在美國,無論國內社會上上下下,都很難找到能在衣、食、住、行等領域替代中國商品的東西。

而美國當地的一些製造業也找不到一個穩定的來源,可以明確替代中國的供應鏈。一些美國汽車製造商需要從中國進口大量零部件,他們正試圖將生產線遷出美國,以防止美國政府的制裁造成生產中斷。

這一次,中國沒有選擇完全進口所有可以從美國進口的東西,另一個原因是,中國目前最需要的,對中國幫助最大的,只有美國的高科技產品,中國作爲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工業國家,完全可以自主生產夏娃在生物、能源、化工等領域的賴辛,以滿足國內需求。

2018年,美國前貿易部長羅斯表示,美國目前迫切需要的是如何讓中國增加從美國進口商品,這是平衡中美貿易逆差的關鍵…現在新上任的美國財長耶倫也這麼認爲,她對中美貿易協議非常不滿,甚至迫使拜登要求放開對中國的貿易進口限制,以方便美國向中國運輸產品。

耶倫焦慮的原因無非是美國可以出口到中國的大頭可以涵蓋兩類,一是滿足國內生活需求的基本農產品,比如從美國進口的小麥、玉米、大豆和棉花;二是美國硅產業相關領域的高科技產品,利用這些芯片和集成電路加速中國工業生產向數字化生產轉型;

拜登想打一場科技戰,讓當地經濟脫鉤,自然要嚴禁芯片和集成電路出口。雖然它確實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中國的發展,但中國向美國出口,美國禁止向中國出口。因此,中美貿易逆差創造了歷史新高,這完全違背了美國發動貿易戰的初衷。

在美國今天願意出售給中國的商品中,中國可以使用的大部分只是美國的農副產品,美國農產品出口的收入肯定遠遠低於出口到中國的高技術產品的貿易總額。

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想和中國做生意,未來中國甚至可以把美國的農產品去掉,如果美國想玩脫鉤,那就讓我們幫他實現吧。

美國不賣,中國也不買,到底誰是倒黴的那個?

中國的市場是巨大的,沒有一個國家在市場規模上能和中國相比。中國現在的經濟體制是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並存,在這個前提下,一些高科技產業在國內自由市場上的生存狀況令人擔憂。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裏,美國那些尖端產業的高品質、高性能商品,嚴重擠壓了中國國產芯片和集成電路在國內市場的份額。

中國要想盤活這些高端製造企業,光靠國家是很難推動的,必須要有民間資本的注入。而民間資本本身對市場是非常看重的,畢竟投入了投資之後,如果產品生產出來了,如果不能佔據足夠的市場份額,就會出現回報不足的情況,這樣的企業自然不會受到青睞。

就在這時,白宮及時“出手相助”,對中國發起了嚴厲的科技封鎖。此舉強行切斷了美國高科技產品的進口,不僅“將美國高端製造趕回美國”,還爲中國市場留下了巨大的芯片缺口。

隨後,中國政府抓住機會立即做出反應,不僅在股市上創造了一個科技版,而且通過政策macro-控制。政府率先大力扶持國內芯片企業,同時加大芯片產業人才培養力度,在教育、資金、政策等方面爲民間資本指明瞭道路

美國的多家高科技企業自然對此怨聲載道,白宮禁令剛出時,包括AMD、英特爾、美光在內的多家科技巨頭聯合起訴美國政府,要求其停止這一針對中國的政策的實施。

11

因爲技術戰不僅在短期內會給美國公司帶來巨大的賬面損失,而且從長遠來看,那些缺失的市場份額必將養活中國公司,讓中國獨立的芯片產業得以發展壯大。隨着中國體制下一貫恐怖的中國速度,很快這些傳統的美國芯片巨頭就再也沒有機會搶回中國的市場份額了。

看看事實,自從貿易戰開始以來,儘管中國每年從美國進口數百噸農產品,但世界上有無數個國家可以出口同系產品。在一定程度上,我們可以認爲,中國從美國進口這些基本商品,就相當於美國從中國進口的服裝、食品等基本商品。

但在這種情況下,往往一切都由市場規模決定。如果中國不買美國農產品,美國可能真的賣不出去。即使美國找到了新買家,轉了幾次彎,也應該來中國。來中國。

而美國不買中國產品,中國也有分銷渠道。否則,自2013年以來,我們將盡最大努力發展一帶一路。是爲了什麼,只是爲了擺脫對美國的依賴。中國在市場規模上佔有絕對優勢,加上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體制優越性,可以迅速調整方向,這是美國根本做不到的。

更不用說,中國此時仍然大量供應美國的工業基地鏈,美國三大汽車製造商的零部件、硅谷的關鍵製造原材料,甚至美國F35戰鬥機的塗層材料都必須由中國提供。

基礎工業的流失,市場量的缺失,註定讓美國在中美貿易戰中吃了大虧,現在美國不賣自己,美國倒黴,中國不買賬,最後美國倒黴。

標籤:

留言評論

  •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趕緊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