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樓的外賣送錯到我家了,我自己退回後發現18樓的電梯早就被封了

省街 107 0

由於當地的迷信,小區裏的樓房沒有十八層,但奇怪的是,幸福小區9號樓電梯裏18層有個按鈕,卻始終按不下去。

據說是電梯廠家的疏忽,最後還是被開發商扣掉了。但也奇怪的是,整個小區幾十棟樓裏只有這麼一個“閃光”。居民們一開始還挺挑剔的,但時間久了,就習慣了,也就淡了。

然而,奇怪的是,這棟樓的居民繼續說他們和18樓有交集……

2004——外賣

沒有接待重要客人,被競爭對手邀請到敵對公司。領導大發雷霆,一回來就把負責接機的同事徐默叫來,讓他捂臉培訓。

童明在認認真真地抄寫厚厚的資料,他似乎能在耳邊聽到領導憤怒的話語。公司裏的人都知道,這個領導是出了名的暴力,比那些客戶還難對付……

突然,領導辦公室的門打開了,他憤怒地環顧四周,彷彿無數的毒箭飛出,所有人都躲開了,只聽領導猛烈地咆哮道:“哪個叫童明?馬上給我進去!”

突然被領導叫了一聲,童明突然覺得自己的腿發軟,所以只能滾進去……同事們紛紛投來同情的目光。

她什麼也沒做……

童明心有餘悸地走進辦公室,還沒來得及關門,一團紙已經“啪”的一聲扔了過來。

“你是童明?我問你,你爲什麼不接飛機?爲什麼讓這麼重要的客戶被對手接走?如果這單丟了,你知道這會給公司帶來多大的損失嗎?你能承受得起嗎?”

童明無辜地眨了眨眼睛,她又小又透明,做物流比做生意還多。比如今天,她光顧着複印資料和買咖啡,根本沒有人讓她接任何客人!

她心中有委屈,口才卻不整齊,年紀大了甩鍋的許墨,再怎麼辯解也得不到任何好處。

受到了嚴厲的訓練,童明低下頭,回到複印機前繼續工作,眼眸中浮現出輕微的溼氣,很快就被她擦去。

冬天天黑得早,她下班晚,又帶了一堆其他沒有完成分配給她的工作的人。童明站在門口,略微有些鬱悶,騰出手去摸鑰匙,卻發現鑰匙不見了!

她把手裏的東西放在地上,摸了摸全身的口袋,然後把包裏的東西倒在地上,原路尋找鑰匙,卻沒有看到鑰匙。

她不就已經離開公司了嗎?現在末班車停了,如果往返的出租車是她好幾天的午餐費,萬一公司裏沒有人呢……她的心一下子就崩潰了。

“你運氣這麼差嗎……”在公司裏咽下的眼淚此時乾脆爆發了,無助而委屈地哭泣着。

童明正哭得像着火一樣,突然聽到一聲“你好”。

她轉過頭,看見一個戴黃色安全帽的男人半彎着腰微笑着看着她:“你的咖啡到了。”

“咖啡?”

“是的,那不是你點的咖啡嗎?”

她搖了搖她腦袋茫然,“我沒點咖啡……”

“9號樓1804……不是這裏嗎?”說着,他擡頭看了看門牌號,微微皺了皺眉,自言自語道:“那不是……”

十八樓?

童明呆呆地嚥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說:“可是我們……沒有十八樓。”

“沒有十八樓?那這咖啡……”送貨員不死心,跑到電梯裏使勁按了一會兒,最後回到童明身邊,奇怪地說:“那真是奇怪……既然沒有十八樓,那這奶茶就是給你喝的!我還趕時間呢,拜拜!”說完,他把奶茶放在她面前,轉身就跑。

“誒——”

可是這個時候,連屋子都進不去的童明哪裏還有心思喝咖啡呢?她嘆了口氣,把這裏零零碎碎的東西都放在包裏,正拍着屁股準備起身,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問道:“請問,剛纔是不是有人送了一杯咖啡?”

“是!”童明應了一聲,迅速俯身,掀開外賣袋遞給對方,目光順勢而爲。一個英俊男子的面容映入眼簾,他穿着一身灰色的運動套裝,一隻手插在褲兜裏,另一隻手緩緩伸出去接住她手裏的包。修長的手指關節清晰,細微的觸碰略顯清涼。

童明的心微微一跳,緊接着她的心臟開始不規則地加速。

“謝謝。”男子鄭重地道謝,轉身離開。

童明突然想起不對勁,本能地喊道:“等一下!”

男子轉過頭,用眼神問道。

“你……住在1804?”

男人揚起脣角,微笑道:“快手製造的誤會,我住在1904年。”

“哦……”她心中閃過一絲喜悅,彷彿知道了一個美麗的祕密。

電梯門打開,男人踏了進去,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着她:“你住在2004年?”

她點點頭,尷尬地說:“可是我把鑰匙弄丟了……”

“鑰匙丟了?”他微微挑了挑眉,突然用開玩笑的語氣問她:“你介意用我的鑰匙試試嗎?”

“我不介意,但我覺得不行。”

男人大步走回門口,拿出鑰匙戳進鎖孔,轉了兩下,“啪——”門開了。

童明一愣。

同一把鑰匙能打開的鎖,很少有兩把,這是什麼樣的概率?她心裏一想,那種感覺只能用命運二字來解釋。

“謝謝,謝謝……”

他挑眉問道:“你就不怕我拿它做壞事嗎?”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他就已經把鑰匙放在了她的手心裏,一股微微的涼意從她的指尖跑了進來,終於在她心中化作了一股暖暖的感覺。

“其實,這把鑰匙是我撿到的,我只能說,真巧。現在,它又物歸原主了。”

“啊?”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男人已經轉身離開了。

童明沒有太多時間沉浸在剛纔的插曲裏,因爲她還有很多工作要趕。

凌晨兩點,終於結束了。她伸了個懶腰,纔想起來好像連晚飯都沒喫,到處都找不到喫的,只好打開手機找外賣,可還沒下單,門鈴就先響了。

真巧,是外賣小哥又來了。

打開門說:“我現在沒發錯吧?”

訂單上寫着“2004年丟鑰匙的女士收到了”。

她的心又跳了一下,唯一會叫她“丟鑰匙的女士”的人應該是……1904樓下的那位先生吧?

一杯咖啡和一份沙拉。

快遞員走後,她又仔細看了一遍單子,關鍵是聯繫方式部分,但中間部分被星號代替了。她略顯失落的同時,發現備註部分寫了兩個字:晚安。

他當然不知道一杯咖啡能讓她徹夜難眠,但這一晚,她睡得格外好。

但童明不知道,第二天早上她會在電梯裏第一次見到1904的鄰居。

“早上好。”

“早上好。”她低着頭靠在電梯牆上站着,想了一會兒,又補充了一句:“謝謝你的咖啡。”

她的心跳得太快了,臉估計都紅了,連頭都不敢擡起來。

“加班順利嗎?”

“嗯!”她用力點頭。

清晨的美好邂逅,讓她充滿了力量,一整天都保持着良好的工作狀態。下班路過她最喜歡的甜品店時,她特意買了一份她最喜歡的栗子蛋糕,悄悄地放在1904的門口。

其實她多希望自己有勇氣去敲門,可惜最後釀造失敗了。

只是第二天早上,當她再次在電梯裏遇見1904的鄰居時,他微笑着對她說:“蛋糕很好喫,謝謝你。”

她終於快速地擡頭看了他一眼,低下頭,輕聲問道:“你…你怎麼知道是我……”

“那我猜對了?”他的聲音裏充滿了笑意。

她輕輕點頭,感覺自己的整個身體都要被那飽滿的笑容融化掉。

童明感覺自己心情很好,都要飛起來了,可是同事們的臉色卻變得更醜了,尤其是看到她的時候。

……發生了什麼?她只是一個透明的存在,按理說同事們不會注意到她是對的……

“童明,那個項目……被一個對手搶走了。”

“咦?”

“領導把情況彙報給公司了,公司可能會起訴你。”

“告我?”她瞪大了眼睛,完全脫離了這個局面。

那天明明沒有安排她去接機,就算接了,她沒收到也不會被公司起訴吧?

許墨點點頭,“公司認爲你涉嫌泄露公司機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覺得自己的大腦被貼滿了漿糊,她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許墨左右看了看,然後神祕的拿出手機點開一張圖片給她看(作品名稱:神祕外賣,作者:途歌。來自每天看一些故事)

標籤:

留言評論

  •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趕緊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