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女子與老人發生關係,被打破後,夫妻合力將老人埋入坑中

省街 107 0

衆所周知,“婚外情”是不道德的行爲,理應受到輿論和道德的譴責,但因爲人性的弱點,這樣的事情還是被你我上演了一幕又一幕。那麼沉淪其中的人,究竟是爲了愛情,還是爲了情慾?還是兩者兼而有之?爲什麼有那麼多悲慘的先例,依然擋不住他們飛蛾撲火的腳步?

人們常說,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女人爲了愛情付出身體,那麼婚外情呢?照鏡子然後憑着想象和道聽途說,我想大多數男人都是這樣,女人的頭腦就像一首歌裏唱的:“女人的心就像海底針,摸不着也看不清”,也許都是爲了愛情吧…

本案中,本案是個例外:河北一年輕女子與一名五十歲的男子發生了關係,被丈夫打傷後,她拿刀自證清白,最終夫妻二人合力將老人埋入坑中。案發後夫妻雙雙獲刑,案件曝光,值得我們感嘆的是,野鴛鴦只高聲說話,轉身就變冷血無情

河北女子石靜(文中人物均爲化名),今年28歲,其他愛好不多,與異性交往能力強,能有多強,2008年結婚後,丈夫郝仁斷斷續續外出打工,20歲的她開始與人同居。8年的時間閱人無數,可以說不負青春的美好歲月。

也許是她收了心,或者看透了一些人和事。2016年臨村霸道男張青天闖進她的心後,她慢慢疏遠了過去的許多朋友,轉而將自己的身心全部交給張青天。我想這個50歲的男人一定有一些特長和過人之處。這一點從石靜經常主動騎電動車回家就可見一斑。

可以說,石靜的演技一直都不錯。另一方面,也和郝仁的出櫃入內的規律性有關,所以,雖然石靜勾搭上了三個四個,但郝仁一直認爲妻子是守身如玉的好女人,當然,這個世界上沒有不透氣的牆,街坊鄰居早就看在眼裏,但說不好,

世界上還有一種讓人無法控制的東西叫做“巧合”,從古至今無數的大小事情都因巧合而毀滅。石靜和張青天的戀情也迴應了一個被郝仁看在眼裏管不住的“巧合”

2018年4月10日,郝仁離家去上班,11日下午,石靜迫不及待的把張青天接回家,肯定是下半夜到晚上,他們兩個沒有很多相思,所以張青天就住了一夜,兩個人一起剪西窗燭,

一晚上都無語,直到第二天,石靜做好早餐才把張青天叫醒。像老夫老妻一樣喫飽喝足後,他回到臥室繼續纏綿。碰巧郝仁所在的工地停電了,所以他會興高采烈地趕回家。13點左右,張青天又感興趣了,但他不知道郝仁此刻已經在門外,用鑰匙戳鎖,但他打不開……片刻後懸念伊西翁,郝仁翻牆進了院子,還沒走近屋子,就聽到臥室裏傳來妻子陌生而又熟悉的聲音

郝仁推開門的時候,看到的自然是言語中無法形容的一幕,那種屈辱感和憤怒感瞬間襲上心頭,拿起地上的板凳朝張青天扔去。誰知道細心的張青天,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抽出手來,從旁邊的桌子上拿起一把菜刀對着來人猛砍,一邊砍一邊囂張地喊道:“你知道我是誰嗎?”緊接着小臥室裏展開了一場板凳與菜刀的殊死搏鬥。

可是板凳怎麼能和菜刀抗衡呢?郝仁看到了騰出雙手的機會,空手入了白刃,幾經轉折,終於搶走了菜刀,反手刀就打在了張青天的後頸上。嚎叫一聲,張青天驚慌失措,用左手拿起破被子捂着傷口,右手還在抓刀,抓着郝仁。郝仁頓時手腕一轉,張青天右手的兩根手指應聲倒地,郝仁怎麼可能再給他還手的機會?隨着刀影的掠過,張青天砰的一聲倒在地上,沒有更多的霸氣,只有嘴裏的嗡嗡聲,一雙眼睛不爭氣的轉了過來。

沉默片刻後,郝仁問道:這個人是哪裏人?

世晶:我不知道,我不認識這個人。

郝仁:你把他帶到我們家來的?

世晶: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到這裏來的……

郝仁:他強姦了你?

世晶:嗯。

郝仁把菜刀扔在牀上:我不信,你自己看着辦吧!

話剛說完,世晶就拿起菜刀,在剛纔還在互溫的張青天的脖子上整齊地砍了三刀,然後在他的頭上和臉上砍了一刀。張青天去世了,享年51歲。兩人處理完傷口後,郝仁問屍體怎麼處理,石靜冷冷回答:“埋在地裏吧”,郝仁原本打算埋在茅屋裏,但茅屋太小,只好作罷,事後夫妻倆合力把張青天擡到院子裏的菜地裏,挖了個坑,埋點土,數了一二三四五……

幾天後,大家發現張青天失聯了,四處轉悠。在兩家小超市的監控中,陸續發現他被一名騎電動車的女子接走,並前往賈某莊方向,經辨認得知該女子叫石靜後,向民警說明情況,民警多次派人到郝某家探望但每次都關門,其實郝仁夫婦一直躲在家裏,在陌生人多次來訪帶來的巨大心理壓力下,兩人最終決定投案自首。

看了上面的案例,相信每個經常看到案例的人,對郝仁和石靜會得到什麼樣的懲罰都有了初步的判斷,但可能不統一。例如,一些夥伴會認爲郝仁有自衛情節,一些夥伴會說最後一刀是石靜乾的,案件是由石靜的不道德行爲造成的,所以石靜要承擔主要責任…我們說,不管判決是對是錯,它表明認爲大家對法律的認識有所提高。在此基礎上,我們再看一下案件的審判結果,無疑會加深大家對法律的認識。

2019年4月1日,該案在當地法院開庭審理。因被告人郝仁、石靜犯罪事實清楚,對本案所涉證據無異議。故經審理認定,二人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行爲屬於共同犯罪,構成故意殺人罪。自首、如實供述的情節爲自首,可以從輕量刑。故依法判決如下:

被告人郝仁、史晶共同犯故意殺人罪,各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同時承擔張慶天黑社會之行費用共計32633元

本案再次以“血淋淋”的事實驗證了古訓“賭偷姦殺”,大家都要潔身自好,避免陷入婚外情的泥潭,避免不堪設想的人生後果。

同時,這個案例也爲那些被婚外情感纏繞的人敲響了警鐘:一個連原來的家庭都能拋棄的人,哪裏能得到真情?不過是找個藉口,滿足自己生理和心理上能讓自己安心的慾望罷了。

標籤:

留言評論

  •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趕緊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