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醉酒後被折磨致死,後續的變態暴露,令我乾嘔

省街 108 0

01

我被強姦了。在我自己的家裏,在我丈夫許浩的眼皮底下,我被一個外人強姦了!

昨晚,我們5個人喝多了。我和我最好的朋友蘇蘇睡在一個房間裏,我丈夫和他的兩個朋友睡在一個房間裏。

半夜,蘇蘇接到一個電話就走了。她離開的時候,忘記關上臥室的門,野獸藉此機會進來壓在我身上。

“丈夫!”我以爲是許浩,用雙臂摟住了他,但是很快,我就覺得不對勁。

因爲這個人動作粗魯,而且他身上的氣息對我來說一點都不熟悉,我意識到面前可能不是徐浩,我下意識的想推開他,但是我做不到,房間里根本沒有燈光,我感到無力和窒息。

然後,那隻手開始拉我的衣服和褲子,我想喊,但是不知道是什麼液體灌進了我的嘴裏,我的意識又開始慢慢模糊,看到他的衣服和褲子被他脫掉,我只能有氣無力的喊“不”。

終於,我下半身的不適來了,我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已經天亮了。我摸了摸自己的身體,一絲不掛,意識到昨晚發生的事情不是夢,而是真實的存在。

我感覺到無數的蜈蚣在我的下半身爬行,我的胃翻騰起來。我不敢閉上眼睛,因爲我一閉上眼睛,我童年的噩夢和昨晚的噩夢就會回來。

“許浩!許浩!”我穿上衣服,一邊喊着丈夫的名字一邊哭,我的聲音變了,但他沒有回答我。

我摸了摸他們睡覺的房間,拍了兩下,但沒有人回答我。我想扭門,但我不能,門從裏面鎖上了。

我情緒崩潰了。我知道那隻野獸一定在房間裏,但我不知道是他們中的哪一個。

我心煩意亂,我報了警。

02

“起來!起來!”警察在門外敲了很久,終於吵醒了裏面的幾個人。

徐浩用睏倦的眼睛打開門,看到我和幾個警察站在臥室門口,驚呆了。

“希希,你怎麼了?怎麼哭了?”徐浩走到我面前,急切地問道。

我撲到他懷裏,不停地搖頭不說話。我只想讓警察快點找到那個混蛋。

但另外兩個人也睡眼朦朧,而且他們穿着考究,看起來不像是在半夜侵犯了別人。

其中一個叫餘光,已婚,是城裏有名的企業家,平時和我們關係很好。

另一個叫陳海,未婚,自己做生意。他平時和徐浩有生意上的往來,其實在我和我老公結婚之前,他就追過我,但是我沒有同意,也沒有把這件事告訴我老公。

我盯着他們,試圖從他們的表情中找到線索,但是我很失望。

他們一臉無辜,一臉懵逼,好像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不知道警察爲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門口。

更讓我失望的是調查的結果。

“犯罪分子相當狡猾,現場沒有留下安全套,受害者體內也沒有精液。”這是警察把他們帶走後最後的調查結果

沒有精液,警方取證困難,於是兩人被監禁了37天,又被釋放了

聽到這個結果的時候,我渾身發抖,我是小提琴陳海是第二個來的。他來的那天,徐浩不在家,蘇蘇在廚房裏忙。看到他站在門口,他猶豫了。

“讓他進來!”我想看看他有什麼要說的。

“你在懷疑我嗎?”陳海進來後,徑直走進我的臥室,關上門。他的舉動讓我全身的毛都豎起來了。

“你想做什麼?”我瞪大眼睛看着他,我害怕他是野獸,儘管我懷疑他。

“我想做什麼?警察認爲我是無辜的,所以你給我定罪了?”他看出了我眼中的不友好,不屑地說。

“你說你,當年娶我多好,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不過現在好多了,我老公在我身邊保護不了你,我也被別人對待了……”

“砰!”他話還沒說完,我就打了他一耳光。

“馬上給我滾出去!”我用手指指着門,氣得渾身發抖。

蘇蘇聽到動靜,也慌慌張張的衝了進來擋在我面前,一臉警惕的看着陳海。

陳海冷笑一聲,轉身走到門口,不過走到一半的時候,他轉過頭來,一字一句的說道:“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做了什麼!”

我不明白他爲什麼這麼說,但是當我擡頭看他的時候,我發現他的眼睛正盯着蘇蘇。

“面具已經戴了很久了,我沒法仔細摘下來。等哪天摘下來,說不定我的血肉就模糊了呢!”陳海依舊盯着蘇蘇說道。

只見蘇蘇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額頭上滾落着汗珠……

標籤:

留言評論

  •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趕緊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