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婦女無法形容的私生活。

省街 105 0

1

上午的花宴已經結束,成安侯爵府的花園裏頓時一片喧囂。

春暖花開的小路上,幾個姑娘帶着侍女匆匆趕來。

剛剛換好衣服準備送賓客的成安侯爵二夫人馬氏,怕今天的宴會出了問題,連忙攔住了人:

“小姐們,你們怎麼這麼慌張?”

“回二夫人,是順上府的舒大夫人不見了!”

“剛纔在宴會上,好像臉色不太對。”

“林家大姑娘說,舒大姑娘用過的酒杯裏,好像有藥的痕跡……”

林家大姑娘是宮中太醫命林仲景的孫女,據說醫術是林仲景傳下來的,馬氏一聽嚇了一跳:

“什麼……什麼藥?”

“無證的東西,你怎麼能開口!”說話冷冰冰的,是舒家二女兒舒金彤。

“舒二姑娘說的是真的,大家不能胡說八道,大家趕緊去找,說不定就在花園的哪個角落休息呢。”馬氏也不想出什麼事。

喧囂聲由遠及近傳來,看到東廂房的院子外,內室的矮榻上,一個衣衫凌亂、神情呆滯的美女瞬間醒了過來。

2

美女就是剛纔姑娘們一直在找的舒家大姑娘舒昭彤。

她生了柳眉,鳳眼,脣紅齒白,睫毛像鴉片羽毛,皮膚油膩白皙,有那種柔軟明亮的樣子,如果此刻她的臉沒有露出來,她應該是一個優雅的美女,笑容很美。

她深吸一口氣,微微鎖住眉毛。空氣中有一股淡淡的腥味。

眼前的情況陌生又熟悉,遙遠的記憶瞬間衝進她的腦海,讓她感到腦袋裏突然一陣疼痛。

但這時,已經沒有多少時間讓她靜下心來想一想了,外面傳來的聲音已經傳到了院子門口:

“咦,這是誰的院子?”

“舒小姐會不會進去?”

舒昭彤緊緊咬着櫻桃脣,急急忙忙地整理着凌亂的衣服。當她手腳並用地從牀上爬下來時,被什麼東西絆倒了,好像有什麼東西要抓住她的小腿,她嚇得一聲慘叫即將溢出。

3

還好,舒昭彤回頭一看,沙發上的男人還是一動不動。

是啊,昏迷了兩三年的人怎麼會抓着她的腳。

舒昭通看了一眼沙發上男人同樣凌亂的衣服,聽着外面還沒走多遠的人的聲音,開始收拾牀上的東西——包括牀上的男人。

時間太緊,她急急忙忙趕緊做事,毫不猶豫地粗魯地用手帕來回擦。擦乾淨後,她把手帕塞進懷裏,不想在這裏留下痕跡。

外面的聲音更近了,不過好在他們還沒闖進來,就被攔住了:

“這是侯爺書房的東翼,不要唐突!”

“是。”

喧囂轉了個彎,有人小聲說:

“啊,是那個病了好幾年動不了的侯爺嗎?”

“他怎麼動不了?我聽說跟活死人沒什麼區別。”

“你不是說舒老姑娘吃了那種藥找男人,她不應該來這裏,昏迷的侯爺能做什麼?”

“噓,小聲點。”

4

外面的聲音終於遠離了。

舒昭彤也整理了一下自己和矮榻上的男人。她盡力讓他看起來像什麼都沒發生過,然後快步跑向門口。剛剛摸到門的時候,她想起了什麼,又停了下來。她收回了正要開門的手,轉身向窗戶跑去。

她迅速跳出了窗戶。

然而,她似乎低估了窗戶的高度,落地時扭傷了右腳,但她沒有停下來,在劇烈的疼痛中迅速離開。

一陣微風從她來不及回頭關上的窗戶吹進來,把房子的味道吹得乾乾淨淨。

微風也吹在牀上英俊蒼白的臉上。

我看到了厚厚的鴉片狀睫毛,似乎在輕輕地移動。

過了一會兒,兩個長長的男人跟着門走了進來:“主人,臥室已經搬遷了,我送你回去。”

沙發上的男人似乎一動不動,但鴉片般的睫毛似乎在看不見的地方稍微動了一下。

然而,沒有人注意到。

5

在花園裏,舒昭彤終於到了竹林邊的涼亭。

她跑不動了,右腳踝疼得厲害。

她剛纔跳窗的時候,扭傷了腳。

但她此刻不敢停下來,所以只能痛苦地慢慢走。

還好,她還沒走遠,就又聽到一個聲音:

“哎呀,舒小姐去哪裏了?”

“是啊,她說她喝了點果酒,不舒服,可是她去哪裏了?”

“女客人休息的廂房裏,沒有舒小姐。我剛纔看見她滿臉通紅,別告訴我出事了。”

一個個都是她覺得熟悉又陌生的聲音,而且是她的閨房手帕——也許是她的閨房仇人,正盼着她出事。

“胡說。我大姐只是身體不適,出來透透氣,能出什麼事?”一個清冷的聲音,讓舒昭彤的心都在顫抖。

說話時保護她的,是母親去世後,被父親嫁出去的繼兄趙氏的繼妹舒金彤。

舒金彤平時是個很冷漠沉默寡言的兒子,和舒昭彤的關係也不好。

“大姐好像果酒喝多了,她說要去廂房休息,我不知道……二姐,大姐要是出了什麼事,該怎麼辦?”這個聲音好聽,又溫柔又膽怯,是她的三姐舒夢彤。

6

舒孟彤本是舒昭彤嫂子舒王婉的女兒。

舒王婉嫁入孔府後,被婆婆和嫂子蹭得忍無可忍自殺,臨死前留下一本書,將唯一的女兒夢娘託付給哥哥舒王城。

舒王城心疼姐姐,又收回了她留下的血脈,改名舒孟彤,將她作爲第三個女兒撫養。

舒孟彤氣質柔和乖巧,舒昭彤一直喜歡她。

但在這一刻,聽到她暗示她出事了,她可以ian不由得從心裏冷哼了一聲。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雖然有些褶皺,但還是整齊的,於是推開竹葉,從小路上走了出來:

“三姐說什麼,我又喝了兩杯果酒,剛出來透透氣。我在竹林旁邊的亭子裏眯着眼看了一會兒,怎麼出事了?”

“姐!”

舒金彤和舒夢彤看到她的身影,先後朝她衝了過來。舒金彤先到,抱着她的右臂,強到捏疼:

“姐,你沒事吧?”

7

“是。”

舒夢彤伸手緊緊地拍着舒金彤的手,示意她安心:

“我沒事。”

“姐!嗚嗚嗚!”

舒夢彤表現得比舒金彤還激動,眼淚掉下來了:

“你沒事就好。”

舒夢彤今天穿了一件淺粉色的雲朵連衣裙,很精緻很可愛。這件衣服還是從舒昭彤的衣櫃裏挑出來的。

舒夢彤很會打扮,知道如何避免弱點,知道如何讓人喜歡她。

以前,舒昭彤也很喜歡她,但現在只是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沒事,你哭什麼。”

看着周圍表情各異的人,舒昭彤也笑了笑,自嘲:

“就因爲聽到你哭得厲害,我匆匆忙忙趕過去,不小心用竹枝把你的頭髮掛了,還掉了一個髮夾。”

舒昭彤跑出去後,鄰水昭妍發現她少了一個青玉髮夾。

“對不起,姐姐,我錯了。”舒夢彤乖乖地道歉,她的眼眶還是紅的:“姐姐沒事真的很好。”

8

貴族少女和她們的侍女也在看着舒昭彤,只見她衣衫整齊,面色紅潤,也沒看出什麼尷尬,只是髮髻有些凌亂,像是被什麼東西吊起來的。

剛纔總把虎狼之藥掛在嘴邊的少女,忍不住看向了她的侍女。

她不是說舒姑娘是在虎狼之藥裏不得不與男人同在的春天嗎?

她怎麼會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得到消息,想來看熱鬧的姑娘們互相看了一眼,百思不得其解,但也不好問對方。

這是成安侯爵的御花宴。

御花宴一直是爲未婚男女準備的,都是適合結婚的姑娘和紳士。

成安侯爵的御花宴據說是爲成安侯爵的次子裴政準備的。

寧都城裏有傳言說,從來沒有對任何一個姑娘假裝認命的裴政說,酒後和一個朋友聊天的時候,他說舒家的姑娘都不錯。

9

舒昭通是舒家的長女,在寧都城裏,她的確有些名頭。

美女是無辜的,有罪的。

舒昭通,大概是因爲他的見面而遭殃。

成安侯爵府的一個勇士,天寧王朝沒有人能比得過他,多年來他一直手握重兵重權。

老成安侯佩碩是開國大臣,是上位皇帝的義兄。

現在的成安侯佩卓是裴碩的孫子,八歲當兵,歲打仗成名十二之。他以父親那一輩的作風頗有名氣。十六歲就成了國王。短短三年,他就把胡胡蠻族打了回來,甘當大臣。他爲天寧國立下了汗馬功勞。

可惜裴卓在被班主任帶回王朝的路上被叛徒殺害。中毒後舊傷復發,昏迷不醒。

裴卓的弟弟裴政是寧都市比潘安更好的最漂亮的男人已經兩年了。

據傳裴卓在寧都城中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如果是……裴正可能就是下一個成安侯爵。

重點是裴正今年才十八歲。

在寧都城中,想嫁這個前途光明的美男子的姑娘數不勝數,也有很多人不希望舒昭通這個小皇史的女兒在枝頭上飛翔。

10

“舒夫人身體不適嗎?”說話的是裴炎的第二任妻子馬氏。

自從長子昏迷後,前成安侯爵裴炎的妻子羅氏一直喫快餐唸佛不理尋常事,而龐大的成安府侯爵的管事權已經落入了第二任妻子馬氏的手中。

馬氏的丈夫裴安,是老成安侯佩碩和已故皇帝賜予的高顏值所生,但他是在裴碩的原配林氏家族的膝下長大的,現在是朝廷的重要成員裴廷偉。

馬氏和裴安的婚事,是裴燕在世時就決定的。她是團長的女兒,早前不堪,但這幾年卻成了成安侯府的實際女主人,頗有些氣勢。

“回夫人,小丫頭沒事。”舒昭彤恭敬地向馬家行禮,她的大度讓人挑不出地方。

“舒小姐沒事。”裴二夫人點頭微笑。據說,洛若妍與裴正相戀多年,她也不希望出什麼差錯,免得在寧都城的貴族中壞了名聲。

“舒大小姐真的沒事嗎?我看你臉色有些不好。林家大小姐懂醫術,不如讓她幫你看看吧?”

說話的是洛國公府的洛若妍。

11

據說,洛若妍與裴正相戀多年,暗中立下誓言,非裴正不嫁。

如果是蜀家的大丫頭在虎狼之藥,林小姐肯定能診斷出來。

洛若妍一邊說着,一邊示意她的侍女把林姑娘推出去。

林小姐也喜歡裴正,雖然她覺得自己不應該參與麻煩,但她覺得舒昭彤配不上裴正,所以她鼓起勇氣問:

“如果我給舒小姐把脈?”

“是的,如果你沒事,大家就放心吧。”

不用擔心什麼?她被診斷出男女愛情不可缺少的虎狼之藥,現在是無辜的,她的名聲也被打敗了,以至於她沒有資格和裴政說再見?

一個裴政只是一個,她舒昭通並不絕望結婚。

你認爲這成安侯爵府是一個good的地方?這些女孩一個個都想嫁,她卻避之不及。

“大姐。”舒夢彤似乎被嚇壞了,她緊緊地抱着舒昭彤的胳膊。她顫抖着,好像在保護她的直系妹妹,又好像在告訴所有人,她的直系妹妹確實身體不適。

舒昭彤壓下身體的不適,在寬大的袖子下慢慢地握緊雙手成拳:

沒想到,她一直小心翼翼,但她在路上,最終,問題出在了她心愛的妹妹身上。

大丫頭林不知道是誰推了她,但她已經來到了她的面前,箭在弦上,她不再猶豫:

“舒大丫頭,這是真的……她的氣色不好,但你哪裏不舒服?”

舒昭通看了一眼周圍不同眼神的小女孩,她的眼睛變得更冷了。

這是明知她的清白已經失去,她要讓她的名聲名譽掃地?

舒大丫頭已經失去了清白,

她能扭轉此刻的局勢嗎?

誰給她的藥?

三姐在其中嗎?

歡迎大家長按下方二維,

回覆“4”

獲取精彩後續

凌雙軒

河南省作家協會作家

想和大家聊一聊

中關於這個美好世界的故事

親愛的朋友們,爲了公衆號的發展,韓夏會不定期推薦一些其他官方賬號和作者,不收取任何費用。文章中所有內容均由對方提供,不代表本賬號觀點,您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性關注,感謝親愛的包容和理解!

標籤:

留言評論

  •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趕緊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