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中國人,你真的準備好感恩了嗎?

省街 106 0

最近的新聞好像在吹,屁股和腦袋都涼了,風從南方吹來。(如果沒有耐心,可以看下面加粗的部分,如果看完覺得有志同道合的感覺,可以關注一波)

我們有時喜歡假設一些事情,如果它們是什麼。我們的一部分喜歡如果那件事成功了。例如,假設在乾隆時期,馬卡特尼訪問了中國,他看到車庫裏堆積了這麼多西方技術產品。乾隆皇帝認爲:

天朝有四大海洋…稀世珍寶不值錢,洱王此番入百物,念其誠意奪之,特命崖門納之,其實天朝……各種值錢之物,梯隊齊全,應有盡有……不過,從來不貴,國家也沒必要做器物。

馬卡特尼使者畫的拜訪乾隆皇帝圖

天朝廣袤富饒,不需要你小國的匠心,所以錯過了一次現代化轉型的機會。對中國人來說,這是一個悲傷和嘆息的一年,認爲如果乾隆當時注意一下,我們就可以度過現代危機。但他們根本沒有想到儒家思想指導下的意識形態如何與西方科學相吻合。這是一個脫離根源的假設(概念轉變和制度轉變,經濟轉變,政治轉變是更根本的),但它彌補了一個民族在現代的心理創傷,因爲他們覺得這是與現代中國的擦肩而過。嗯,他們似乎把一件事的成功表現得完全是偶然的,如果一個因素成立了,這件事馬上就會有轉折點。

與這種假設相反的是另一種假設,即如果他們不做那些事情會更容易。我相信,當事情有了新的方向,暖風吹過的時候,有人會這麼想。“你當初沒那麼做多好,比你聰明的人都有自己的打算”(我在這裏補充一句:所謂的比你聰明的肉食者,不是因爲他們聰明,而是因爲他們壟斷了信息。他們隱藏着能看到一件事的信息,只與少數人分享,所以顯得神祕而睿智。)嗯,這麼多人的辛勤勞動,沙啞聲音的吶喊,失去“軟肋”的機會,“砍頭”的風險,所做的只是在喋喋不休和假設中被彈開。

古希臘神話:西西弗斯因違背宙斯的意志而被懲罰推一個石球上山,當他到達山頂時,石頭自動滾動。如此無窮無盡。

我承認,他們就像西西弗斯,把大石頭推上山,又被命運推下山。他一輩子都在把石頭推上山,這似乎毫無意義。但是,如果他旁邊有一個人看着他推石頭,1100萬人看到他把石頭推上山,一百個人明白其中的含義,所以他們也選擇推石頭生活,你能說這毫無意義嗎?

《禮記》中關於來找我的食物的記錄說明了其中的含義。你扔的東西和我要你給我的東西是一樣的嗎?是一樣的東西,別人給你的和你應得的不是一樣的東西。有多少人認爲他們應該得到一些東西,你偷了它,然後把它還給我,我'm要向你磕三個頭?

那些真正爲某件事向別人伸手的人,纔是我們真正應該感激的人,儘管有時候他們的力量是如此之小。正是這種渺小,讓你忽略了,不知道敬畏。你以爲一塊大石頭掛在山上,一陣風的吹拂沒有任何意義嗎?它滾下山溪,以爲是石頭的意志,誰知道不夜風的吹拂是它不得不墜落的原因。我值得愛和沒有名字的陌生人,你是我心中最大的基礎。

奧地利最偉大的詩人之一里爾克,他有一首著名的詩“沒有勝利,堅持意味着一切。”

別哭,請輕聲朗讀奧地利詩人里爾克的詩《嚴肅的時刻》:

此時此刻,誰在世界的某個地方無緣無故地哭泣,無緣無故地在世界上哭泣,爲我哭泣。此時此刻,誰在夜裏的某個地方大笑,無緣無故地在夜裏大笑,嘲笑我。此時此刻,誰在世界的某個地方行走,無緣無故地在世界上行走,向我走來。此時此刻,誰正在世界的某個地方死去,無緣無故地死在世界上,看着我。陳靜蓉譯

在這個世界上,無數的人是另一個我,這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你沒做的事,另一個爲你做的事,你沒流的汗,另一個爲你流的。他們還流了更可怕的事,只是他們沒說出來,你已經忘記了。

標籤:

留言評論

  •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趕緊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