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唯一一個在高剛掌權時敢於與之抗衡的人,後來他擔任開國將軍,58歲時自殺身亡

省街 113 0

1927年春夏,蔣介石、汪精衛先後背叛革命,發動反革命政變,殘酷鎮壓共產黨人和革命羣衆,國共合作徹底破裂。中國共產黨人被迫走上武裝鬥爭道路,先後發動了著名的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廣州起義,沉重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的囂張氣焰。

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廣州起義三大起義都發生在南方,北方武裝抵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是陝西清堅起義。

清間起義爆發於1927年10月12日,比秋收起義晚了一點,比廣州起義早了兩個月。

1927年8月22日,駐紮在清間縣的國民黨陝北軍閥荊越秀部第十一旅旅長石謙,因有革命思想傾向,被荊越秀殘忍殺害,石謙的死成爲清間起義的導火索。

在石謙任旅長的第十一旅裏,藏着中共陝北軍委,陝西省委軍委委員唐樹任書記。成員包括曾在旅內從事軍事運動工作的共產黨員第三營營長李祥久、連長謝子長等。

石謙被殺後,唐叔、謝子長、李祥久等人利用士兵的情緒,於10月12日以“爲石謙旅長報仇”爲口號,發動了清間起義。

由於人多人少,清間起義最終失敗。但參加清間起義的黨員中有兩名後來成爲開國將軍。一個是開國中將顏奎耀,當時他是清堅起義軍的參謀長。另一個是開國將軍顏紅巖,當時他是一名普通的士兵。

顏紅巖比顏奎小5歲,但他早在1925年就入黨了,比顏奎早一年。顏紅巖、謝子長、李相久、石謙都是陝西省安定縣(今子長縣)人,被介紹入黨的人是謝子長。

鮮爲人知的是,西北第一支紅軍部隊不是在陝西誕生的,而是在山西。嚴鴻雁是這支隊伍的創始人之一。

1931年5月初,中國工農紅軍晉西遊擊隊第一大隊在山西省息縣辛莊組建,該軍被黨史認定爲我國西北第一支紅軍部隊,爲創建西北紅軍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31年夏,山西特委會被毀,中國工農紅軍山西遊擊隊第一大隊與組織失去聯繫。在國民黨一萬餘名軍隊的“圍剿”下,於1931年9月2日晚在石樓新官溪渡過黃河,轉戰陝北,接受中共陝北特委會的領導,調整領導班子,選舉顏鴻雁爲隊長,吳代豐爲副隊長,雅吳崇遠任政委。

我國西北紅軍第二部隊是劉志丹1931年9月創辦的紅軍南梁游擊隊。

1931年10月,聯合作戰的中國工農紅軍錦溪游擊隊第一旅和陝北支隊步兵約300名步兵進入南梁炮臺地區,與劉志丹率領的紅軍南梁游擊隊會合,後成立西北抗日反帝聯軍。總指揮爲謝子昌,副指揮爲劉志丹,嚴鴻雁任西北抗日反帝聯軍第一支隊第一大隊隊長

1932年2月,西北抗日反帝聯軍改編爲中國工農紅軍陝甘游擊隊,嚴鴻雁先後任第一大隊隊長、第五支隊支隊長,馳騁在渭北地區,因救助困難羣衆而被當地羣衆譽爲“神軍”。

同年6月,嚴鴻雁任陝甘游擊隊總指揮,中國工農紅軍陝甘游擊隊總指揮有謝子昌、劉志丹、嚴鴻雁三人,可見嚴鴻雁在西北紅軍中的地位很高。

1933年,嚴鴻雁到上海中央局學習,後在察哈爾人民抗日聯軍和中共河北省委軍委工作。

1934年,嚴鴻雁被選爲共產國際第七次代表大會代表前往蘇聯莫斯科,進入國際馬列學院和蘇聯紅軍陸軍大學學習。後來,因爲共產國際與中共中央失去了電信聯繫,他於1935年4月奉命將密碼送回中國,並於同年年底抵達陝北。

1936年初,紅軍東征期間,閻鴻雁任中國工農紅軍黃河遊擊師師長,負責紅陣軍(抗日先鋒軍)阻斷黃河岸邊,確保黃河東渡,3月任紅軍第三十軍軍長兼政委,率部參加東征。

1937年全面抗日戰爭爆發後,嚴鴻雁任八路軍留守部3團團長,1939年任警察一大隊政治委員。抗日戰爭勝利後,嚴鴻雁任晉濟魯豫野戰軍(後改名爲中原野戰軍)3縱隊副司令員、副政治委員、政治部主任。他軍事素養不低,多次擔任前線總指揮,爲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做出了不朽的貢獻。

在1955年和1957年兩次授勳期間,有144名開國將領和上校被授予三枚一等勳章,領導幹部被調入地方政府。

57開國將領中有47名被授予三枚一等勳章:一等八一勳章,第一T級獨立自由勳章和一級解放勳章。

在被授予三枚一級勳章的47名將軍中,顏鴻雁是唯一沒有軍銜的人。因爲1952年全軍評定軍銜時,他已經離開部隊,轉戰地方工作,任中共四川省委副書記、四川省人民政府副主席。

在被授予軍銜時,毛主席說了一句話:“這次,將軍名單中一定要有陝北紅軍的代表!我認爲顏紅巖是陝北紅軍的代表!”

顏紅巖因此被授予開國將軍軍銜,1955年被授予軍銜時是陝北紅軍將軍的唯一代表。

當時高剛是顏紅巖的部下,顏紅巖一直看不起高剛。顏紅巖在中共七大任中央委員時,包括後來進入中央政治局時,顏紅巖都明確表示反對,但他的反對都沒有奏效。

後來,政治地位遠高於顏紅豔的高剛要求顏紅豔做僞證,證明自己是紅軍陝甘游擊隊的隊員,顏紅豔很不客氣地說:“你不要裝扮成陝甘游擊隊的頭目,我知道你的歷史,我在晉西組織游擊隊的時候沒有你,在我建立反帝聯盟的時候也沒有你,陝甘游擊隊成立後,你只是第三支隊二大隊的政委,不是陝甘游擊隊的隊委員會,當時你是沒有責任的。在林鎮的戰鬥中,你成了火線上的逃兵,大家都很生氣,隊委決定開除你黨籍,並下令通緝你。按照當時游擊隊的紀律,被抓的叛逃者都被槍斃了。後來,你回來了,編造了一套謊言。當時,我是游擊隊的總指揮。考慮到你是自己回來的,我給你黨的緩刑。劉志丹想讓你贖罪,隊委決定讓你去游擊隊當兵。”

1954年,高剛反黨陰謀被揭露,黨中央查閱了閻紅巖要求記錄存檔的原始檔案。周恩來說:“歷史證明,閻紅巖對高剛的看法是正確的。”

1958年3月,黨中央在成都召開工作會議時,毛主席特意把閻紅巖叫到身邊,公開向他道歉,說:“閻紅巖同志,我很對不起,冤枉了你10多年,當時只怪我看錯了人。”

毛主席還說:“閻紅巖是個好同志。在陝北蘇區、陝北紅軍、陝北黨的建立過程中,除劉志丹、謝子昌外,嚴鴻雁立下了汗馬功勞。”

可能有很多朋友對小說《劉志丹》的公案不太瞭解,這件事影響很大,嚴鴻雁是第一個對這部小說有意見的人。

1956年,劉志丹的弟弟劉敬帆(時任中央副部長)寫的《劉志丹太白收槍》一文後e地質部)由《遼皇園》出版,反響很好,工人出版社邀請劉敬凡的妻子李建通撰寫《劉志丹》一書。

1962年初,小說《劉志丹》的第五稿未出版。在這本小說中,李建通將劉志丹描述爲“高、大、全面”的“國家領導人”,而書中虛構的人物羅燕是以高剛爲原型的。

劉敬凡、李建通將稿件送交西北有關部門和一些老領導審閱,以便廣泛徵求意見。原陝甘革命根據地的創立者之一,曾任中國工農紅軍陝甘游擊隊繼謝子長、劉志丹之後的第三任總指揮的現任雲南省委第一書記嚴鴻雁批評這部小說:1.小說重申並宣傳了被高剛篡改的西北革命歷史;2.將西北革命領袖劉志丹寫成國家領導人;3.任意貶低另一位西北革命領袖謝子長等老同志。

據云南省委原副祕書長、顏紅燕書記李源介紹,在2003年出版的《只有真相——追溯顏紅燕上將的過去》一書中,顏紅燕還認爲“書中的一些感情是在利用劉志丹來宣傳高剛,是在美化高剛,爲高剛翻案。”因此,顏紅燕建議推遲小說的出版。

在當時特殊的歷史環境下,長篇小說《劉志丹》還沒有正式出版,即被康生定爲“反黨小說”,他藉此書打擊了許多重量級人物。當然,這件事很複雜。1986年,黨中央再次認定這部小說確實存在嚴重錯誤,主要違背了中央文件精神,違背了中央解決西北歷史爭端的政策劉志丹和謝子昌這兩位備受尊敬的已經去世的領導人,對他們任意表揚和罷免,對被降職者的一些描述也違反了黨的原則。

2009年12月11日,《北京青年報》報道,三卷本長篇小說《劉志丹》近日已由江西教育出版社出版並提出出售,中央領導及時發現並制止了這一事件,主管部門按照1986年中央文件精神進行了嚴肅處理。

顏紅燕的人生結局也令人扼腕嘆息。

1967年1月8日凌晨1時,顏紅燕與陳伯達在電話中大吵一架後,吞下數十枚“勉二通”,結束了自己的生命。臨終前,他憤怒地寫下紙條:“我是被江青和陳伯達逼死的”。這個在黨和軍隊歷史上創造了許多獨特人物的人,又增加了一個:唯一自殺的開國將軍。(劉吉星)

標籤:

留言評論

  •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趕緊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