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農得知戴笠已死,故意在特務面前大喊:趕緊買酒慶祝

省街 107 0

作者:閃電俠

“趕緊買酒慶祝!”

1946年,李克農在北平參加和談,突然得知戴笠已死,於是故意提高嗓門大喊買酒慶祝。

酒桌擺好後,我代表團的氣氛熱烈;周圍一大羣負責監視代表團的間諜氣得臉都綠了。

李克農

這件事的詳細過程要從北平的翠明村說起,抗戰勝利後,我軍與蔣軍談判,

我北平代表團住在翠明村。

李克農把暗處的戴笠和明處接待的康澤視爲情報戰中最大的對手。

特務頭子姜軍,都是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惡鬼,在漫長的戰爭歲月裏,他爲姜家殺了無數人。

單說李克農和戴笠,前者成名的時候,後者還是一個小角色;但現在,戴笠已經建立起了龐大的情報網,連姜家都擔心軍方會失去它。

日本投降後,戴笠更加旺盛,認爲世界上沒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胡宗南評價說,戴笠認爲自己是“美猴王”的存在,彷彿天地無所不能。

全面抗日戰爭的八年中,有兩支隊伍在敵佔區發展得非常好。首先,我軍抗日武裝在敵佔區建立了基地;在江這邊,只有戴笠在敵佔區發展得很好,其他人很難深入敵佔區半英寸。

戴笠

抗戰勝利後,接管敵佔區時,戴笠彷彿成了“地球皇帝”,他本人和軍中高官靠驗收工作發家致富。

軍統三巨頭戴笠、沈醉、毛人鳳成爲諜報界的人物。

戴笠特別注重航行安全,他乘坐的飛機往往是航空委員會準備的專機,或者是臭名昭著的情報機構“中美合作所”提供的大型運輸機。

戴笠在全國各地飛來飛去。到1946年3月16日,他準備從平津地區出發,到上海,再從上海到重慶。

當時,北平“航空委員會”特地派出“空中列車”C-47作爲專機,送戴笠去上海。

戴笠先在天津睡了一整夜,休息,醒來登上巨大的C47專機,喊着飛行員出發。

但在海上,他明確地說:上海在下雨,即使你來了,你也不能着陸。

“空中列車”C47

戴笠聽了很不高興,要求飛機多帶點汽油,如果到上海雨還沒停,他改降落在南京。

這個武斷的決定害死了戴笠,不尊重科學和常識,結局往往是悲慘的。

可以防止事故的發生。是大型運輸機C47的機組人員,但他們已經和戴笠聯繫過很多次了。知道這個人不聽勸說,他們也沒多說什麼。

加油後進入跑道,發動機從地面呼嘯而起。

的起飛時間在9點左右凌晨三點。專機來到上海空域時,正好遇到傾盆大雨,專機不敢掉進對流層。

即使飛行員冒險着陸,上海這邊的機場也不允許着陸。只能按照戴笠的命令轉向南京這邊。

上海離南京很近。上海下着大雨,南京也在下雨。天氣條件不適合着陸。

但C47聯繫了機場,要求立即着陸。

南京考慮到飛機上有戴笠,他被迫勉強同意,並允許C47墜落。

飛機離開平流層,穿過對流層。剛看到機場,它就滑了過去,直奔江寧縣板橋鎮的傣山。砰的一聲巨響,巨大的C47專機撞上了傣山的山腰。

因爲飛機上有很多汽油,瞬間升起了大火,即使下雨,大火也燃燒了兩個小時,傣山成了戴笠的安葬之地。

縱觀戴笠一生,原名戴春風,少愛打仗,在學校裏總是打的很兇,入伍後也進不了上海,遇到蔣家人後逐漸開始發財,在戰場上沉浮了二十年,最後死在家鄉江山縣,

飛機墜山後,蔣府一片混亂,疑似紅色特務刺殺戴笠,整個軍統將領都快瘋了,想方設法找到主骨戴笠。

估計戴老闆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在一次飛機失事中結束血腥的生命。

雨越下越大,傾盆大雨下了三天,以至於戴笠的身體在雨中浸泡了三天三夜。

從此,這個中國“最神祕”的人永遠沉入了歷史的塵埃中,肚子裏藏着一大堆祕密。

不管是戴春風還是戴玉農,他都會和李克農來一場巔峯對決,但是命運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看着另一邊的北平,李克農努力保護着翠明莊的安全。而我團也被蔣氏的間諜團團圍住。

隨着局勢的惡化,來翠明莊的間諜越來越多,李克農囑咐大家儘量自給自足,不要喫間諜給的飯。

翠明莊的所謂“服務員”大多是僞裝成間諜的,總是盯着我團的垃圾桶、通訊錄、廣播電臺甚至廁所。

尤其是那些漂亮的女間諜,假扮翠明莊的僕人,總是想盡辦法和我團的年輕人取得聯繫。

戴笠死後不久,李克農突然打來電話,給我團祕書處主任馮軒和副主任陳紹良打了個電話。

他們三人聚集在翠明莊二樓,李克農不理隔牆,有耳朵,激動地說:“好消息!頭號間諜戴笠死了!”

兩人問:“你從哪裏聽到這個消息的?”“戴笠是怎麼死的?”

李克農說:“我從收音機裏聽到的。戴笠和一些間諜最近一直從北平飛往上海。飛機在南京附近墜毀了。戴笠摔死了!”

李克農雖然不知道戴笠的具體死因,但可以確定,戴笠一定是死了,軍統損失慘重。

李故意提高嗓門喊道:“趕緊買酒慶祝!”

你不用想了,李克農的話不僅是爲了兩位戰友,也是爲了隔壁的間諜。

陳亮叔叔站起來去買酒,走出翠明莊到東安門大街,去了一家熟悉的商店,賣了兩瓶酒,去附近買了幾個美味的小菜。

代表團的許多人來到翠明莊二樓慶祝戴笠的去世。

前面說過,李克農不喫翠明莊的菜,但這次他故意去廚房,讓特務做了幾個菜。

李克農對所謂的“廚師”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一個大消息,那個作惡的特務頭子戴笠死了,我們得慶祝這個消息!”

至於翠明村的所謂侍者,個個都不好意思,笑起來肯定笑不出來,但如果一直冷着臉,豈不是暴露了身份?總之,所有人都不知所措。

李克農見這些人不願意幹活,就親自從廚房過來,端出四個涼菜,拿了十多個酒杯,回到二樓的酒桌上。翠明村二樓氣氛熱烈,李克農招呼大家就座,大家把竹葉倒進酒杯裏,他大聲說:“爲間諜頭目戴笠的死乾杯!”

我們代表團的每個人也高興地應聲:“乾杯!”

李克農說,這次慶祝不是爲了幸災樂禍,而是因爲中國死了一個大壞蛋,所以我們高興,戴笠做的壞事太多了!

特別是在平津地區,軍統的情報網害死了我們很多同志。

以戴笠上次去平津地區爲例,爲了親自接待那些日僞情報間諜,訓練他們繼續與八路軍作戰。

如果不是戴笠被殺,他大老遠飛到南京,希望蔣家能從希特勒的諜戰中吸取教訓,組建國家警察局長,讓戴笠自己擔任局長。

在李克農看來,隨着戴笠的死,蔣氏集團失去了一個大幫兇。

二樓的聚會已經很久沒有結束了。與我們代表團的熱鬧氣氛相比,間諜們充滿了悲傷…

參考:《隱蔽戰線傑出領袖——李克農》《戴笠傳奇》

【深耕戰爭史,弘揚正能量,歡迎投稿,私信將恢復】

標籤:

留言評論

  •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趕緊來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