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浙江發生了兩件大事

省街 106 0

這兩天,浙江發生了兩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是:北京時間11月29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政府間委員會第十七屆例會召開:“中國傳統制茶工藝及相關習俗”項目成功申報《世界遺產名錄》!

這個項目由浙江省牽頭,與相關14個省一起,負責製作申報文本、圖片、視頻和社區知情同意書。

到目前爲止,我國共有43個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入選,居世界首位;浙江有11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繼續居全國首位

這件事意義重大

我們經常聽到“題字”這個詞,那麼什麼是“題字”呢?

從兩個公約開始:

197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了《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其中確定應建立兩個名錄,一個稱爲《世界遺產名錄》,另一個稱爲《瀕危世界遺產名錄》;

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了《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其中確定應建立三個名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和《良好做法登記冊》。

我們通常所說的“申報世界遺產名錄”,其實包括兩個部分: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申報;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申報。

申報世界遺產名錄,也就是要進入這些名錄,“門檻”很高:它們被視爲全人類的共同財富,需要全人類的共同保護。

申報程序的要求也很嚴格,比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規定,每個國家兩年內只能申報一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候選項目。

申報世界遺產名錄的過程往往很長。

大家耳熟能詳的杭州西湖申報《世界遺產名錄》於1999年正式啓動,經過12年的努力,終於在2011年成功;泉州比這還長,還不算前期準備,從申報到獲批,歷時20年

茶,這片源自中國的小綠葉,在人類歷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代表着中華文明的輝煌,其中,浙江佔有重要的地位。

一個茶文化,半個浙江歷史,形容兩者的關係毫不誇張:

唐朝時期,陸羽隱居湖州長興,寫下了他的驚世之作《茶經》,自此,說到茶,幾乎要稱之爲《茶經》;

浙江的茶文化也向外傳播,對日本、朝鮮等國家產生了重大影響;

現在浙江的茶葉種植面積和茶葉產量在全國名列前茅。

因此,在本次申報世界遺產名錄的全國44個項目中,浙江6個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成爲重要組成部分,位列第一方陣:綠茶製作技藝(西湖龍井)、綠茶製作技藝(梧州里巖)、綠茶製作技藝(紫筍製作技藝)、綠茶製作技藝(安吉白茶製作技藝),以及ple集市(抓茶場)和景山茶宴。

關於這件事,你怎麼看?兩個字:驕傲。

另一件大事是:今天上午,通蘇嘉永高鐵浙江段奠基儀式在杭州舉行。

這條鐵路運營長度310公里,設南通西、張家港、常熟西、蘇州北、蘇州南、嘉善北、嘉興南、海鹽、慈溪、莊橋等10個車站。項目總投資1081億元,工期5年。其中,浙江段新線166公里,其中嘉興市93公里,寧波市73公里。

這條鐵路開工建設,也意義重大。

第一點:連接4個城市:南通、蘇州、嘉興、寧波。

其中,2021年地區生產總值萬億元以上:蘇州去年地區生產總值2.27萬億元,居全國第六;南通1.1萬億元,居全國第22位;寧波去年地區生產總值1.46萬億元,居全國第12位。

嘉興的表現也相當不錯:2021年地區生產總值6355億元,居全國第41位,正在奮力攀升至“萬億級城市”,這四個城市的地區生產總值之和佔長三角三省一市總量的近五分之一

第二點:長江和杭州灣都是東西走向,由於地理因素,長三角地區橫向鐵路較多,但縱向鐵路不多。

這條鐵路是長三角地區爲數不多的垂直鐵路通道,打破了長三角交通的固有格局,也將爲中國沿海地區的鐵路大通道畫上厚重的“一縱”,實現山東半島、江蘇沿海和浙江、福建沿海的快速銜接。

項目建成後,將建成寧波至上海、蘇州“1小時交通圈”,建設嘉興至寧波、蘇州“半小時交通圈”,加快人員、信息、資金流動快速流通,從而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促進資源要素快速流動,有效推動長三角加快形成世界級城市羣,對於支撐長三角成爲新的發展格局中的戰略支點和樞紐具有重要意義。

因此,對此鐵路相關媒體的評價:這是浙江交通建設領域的又一件大事,也是全省人民期盼已久的實事。

前後兩天,一個是非物質文化遺產領域的“軟實力”,一個是交通領域的“硬實力”。這兩件浙江的大事看似沒有關係,但實際上內涵豐富。

第一,浙江人想做事,敢做事。

如《中國傳統制茶技藝及相關習俗》項目申報《世界遺產名錄》,在媒體報道中提到一個細節,2020年6月,文化和旅遊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來浙調研瞭解相關情況,初步選定浙江牽頭申報。整個申報工作緊張,任務繁重,要求都高。浙江不怕。當年10月底,他去北京接手了申報世界遺產的任務。

連接蘇家涌高鐵浙江段,建設難度其實相當大。例如,2020年3月,“寧波發佈”中提到:要完成通蘇嘉涌鐵路,還將新建杭州灣跨海鐵路大橋。大橋所在海域自然環境惡劣,風速高達39 m/秒,海浪高達6.87米。最大潮差近9米,最大流速4.72米/秒,海底海洋淤泥層厚度20米至40米,仍有淺層氣的影響,大橋建設難度大

第二,浙江人能做到,

申遺難度大家都知道,這次“中國傳統制茶技藝及相關習俗”項目從2020年10月底到昨天,已經申遺2年,這兩年和以前不一樣了。可以說一波三折,但浙江人還是把事情辦了,

也可以看出浙江人做事的能力,

第三,是浙江人的願景,

對於通蘇嘉永高鐵,爲什麼很多媒體都說是浙江人期待已久的事情,

只要你簡單的查一下相關資料,就會發現:

早在上世紀90年代,寧波市就考慮在杭州灣修建一座公鐵兩用橋。由於技術、工期、資金等原因,公路橋終於先行建成;然後在2005年,被列入《寧波鐵路樞紐總體規劃方案》,浙江人一直在繼續努力,直到今天的開始。

由此可見,浙江人確實在竭盡全力,走在最前沿,站在潮頭。

標籤:

留言評論

  •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趕緊來搶沙發吧~